点击添加感兴趣的栏目(最多添加 15 个)
当前位置:缤讯传媒>杂谈> 他意外得到个赚钱妙计,谁料这竟让他一命呜呼

他意外得到个赚钱妙计,谁料这竟让他一命呜呼

来源:缤讯传媒 - 杂谈 - 每天都有新内容 1537 人阅读

他意外得到个赚钱妙计,谁料这竟让他一命呜呼

每天读点故事app独家签约作者:鹿星野 | 禁止转载

风间食楼的老板酿得一手好酒,酒香四溢,勾去了城中多半男人的魂,甚至常有乞丐难得一次将脸洗净,换上一身干净衣裳,佯装宾客去点一壶酒几盘菜,大快朵颐一番之后企图趁店小二不注意开溜。

店小二们在老板的调教下,早就学会看人,每每在他们夺门而出之前堵住这些吃霸王餐者。

这些颠沛流离之人哪能没做好被乱棍殴打一番的准备,但是店小二们从未对他们动一丝一毫,只是略带威慑力地请他们上楼去见见老板。

“见老板之后呢?”言卿盯着啃着馒头的乞丐。

“老板会让你吹她桌上的风车。吹半个时辰,让风车不要停,你就可以大摇大摆走出去。”

“就这么简单?”吹个风车就能免单?

言卿见乞丐点点头,继续问道:“既然如此,你为何不顿顿去蹭饭?”

“你以为我不想顿顿山珍海味?你知道吹风车花的是什么?”

乞丐神秘地一笑,“是你的阳气。你可以用你的阳气去跟老板换好酒好菜,也可以换金银珠宝。只是我这乞丐不敢太贪,宁可保住这条性命。”

言卿没有听他说下去,他只是沉默了片刻,像是犹豫了良久,最终还是迈开步子朝风间食楼走去。

言卿今年准备进京赶考,奈何先前家道中落,到自己这一代更是穷困潦倒,连个赴京的盘缠都凑不齐,无奈之下,他才打听到城中风间食楼老板慷慨异于常人,便想去试试。

走进风间食楼的时候,言卿看到一楼人满为患,肉香和酒香混合在一起,让他这个读书人也嘴馋不已。

店小二前来询问,“客官想吃点什么?”

他轻轻摆手,道:“我是来吹风车的。”

店小二一听,赶忙将他领上楼。

推开雕花的木门,房里昏暗,一盏烛火燃在中间的桌子上,桌子上插着一枚白色的风车。而有一人坐在桌子旁边,盯着地板上看。

是老板没错。但是让言卿诧异的是,老板竟是位年轻女子。她不像本朝的女子梳着发髻,穿戴也不像本朝的女子。

她身上的衣着通体黑色,一如她乌黑的短发和脸颊上的痣。这让她唇上的那抹红显得更妖艳。

她应该跟桌上那风车,是来自异国或异地吧?他正想着,只听到老板开口,“你是来吹风车的?”她的声音带着慵懒。

言卿应和着“是”,稍稍靠近她一些,发现她房内的一块地板是空的,她能从这空的地板处看清底下的一切事物。

她至始至终没抬头看他一眼,一直盯着她的生意。

言卿尴尬地咳了几声,道明了来意,“老板能否借吾些许盘缠,待吾金榜题名,定加倍奉还。”

“你们书生常来讨盘缠,都说今后金榜题名能奉还,可状元探花又有几个呢?真的轮得到你?”

老板不动声色,“别废话了,既然你能来我这里,必定已经知道了吹风车的事。吹满半个时辰,就把这锭银子拿去吧。”

老板爽快地把一锭银子和一个瓶子放在桌上,“但世上没有天上掉馅饼的好事,你要付出的是什么,你应该懂吧?”

言卿抿了抿嘴,点了点头,坐下来,吹起风车来。

半个时辰,傻乎乎地坐着吹风车,言卿换到了一锭银子,而老板拿到了一小瓶阳气。世间物物交换不就如此?两人都没放在心上。

只是隔了数月,言卿又来了。因为他落榜了。

正如老板所说,状元探花区区几个官位,全国上下才子众多,岂能轮到他?于是他决定从商,虽然身份低微,但是不必再垂涎酒肉之香而不能尝。但经商,他要有本钱,对于身无分文的他来说,只有找老板。

老板不是没见过来第二次吹风车的人,看着言卿吹了一个时辰,她收好他的阳气,给他一锭金子。

可是过了几月,言卿再次推开了门。经商对于一介书生并非易事,他不仅将钱财用光,还欠了一屁股债,为了不受被追债之苦,他只得来风间食楼。

这一次,老板终于看了言卿一眼,“你回去可生过重病?”

“生过。”

“那你还敢再来?”

“比起一场重病,今后要忍受贫寒才可怕。”言卿笑了一声,自顾自地坐下来,那白色的风车再次转动了起来。

“还了债,就别再来了,”老板好心地规劝道,把一些珠宝打包好给口干舌燥的言卿,“我只想积累一些阳气治病,并不想害人。”

可是言卿并未听劝,第四次来到了老板的房内。

“你也知道我不想害人。”

“不,你这是在救我。”言卿苦苦哀求老板,才换来再次吹风车的机会。

因为上次拿到的珠宝,他没有拿去还债,而是被诱惑,去赌博,想赢个钵满盆满,结果输了个精光。

于是他终于幡然醒悟,想问老板拿一大笔财产,还完债,今后安心地过粗茶淡饭的生活。

因为他发现,他的身体的确越来越不行了。譬如他再吹风车的时候,咳了好几次血。

但是,没有钱,他就要被乱棍打死,没有钱,他这落榜书生不知道怎么生活下去。

言卿知道这是最后一次,于是用尽了全力。老板默默地坐在一旁看着他,知道他已快要疯癫。

那日,老板赠予他最后一笔金银珠宝,他拖着疲惫的身体笑着离开。

几天后,他却又带着那笔金银财产,拖着更疲惫的身体再次来到了风间食楼。

“我本以为什么阳气阴气,用药调理调理就好,可是……”他变成干枯的一个人,脸色苍白,手脚冰凉。

“快把你们老板叫出来!把我的阳气还给我!”他几乎用尽最后的力气喊道。然后他轰然倒地,驾鹤西去。

店小二们朝着他年轻又病态的尸体围了过去,而风间食楼的顾客像是没目睹这一切发生一样,继续沉迷于美酒之中。

楼上的老板盯着地板,叹了一口气,“喝下去的酒是还不回来的啊。”

这时,店小二推开了门,“老板,这里又有个人想吃霸王餐!”

风车转呀转。(原标题:吹风车)

没过瘾?安卓到各大应用市场,iPhone到app store,搜【每天读点故事】app,或加微信公号dudiangushi收看

本文为头条号作者原创。未经授权,不得转载。

我要收藏 0 个赞
全部评论
游客
评论0
您还能输入200个字符
暂无评论
加载更多评论
回到顶部 反馈 关于